接送火神山医护人员公交司机:后视镜看到他们累了,经常都睡了

1月23日,武汉“封城”,同时市内公交暂停。于公交车司机而言,这突如其来的“假期”,本该可以用来好好陪伴家人。

但在公司一声令下,不少公交车司机摇身一变成为火神山医院的专车司机,开着公交负责接送工作人员、医护人员上下班。

李旺富就是其中一员,他本来在休年假,但却放弃休假,加入突击队,返岗就位。

这一个月来,他一直在路上,风雪无阻。本该停运的24路车,穿梭在武汉城中,保障一批批人员的出行需求。

2月18日,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,李旺富说,很多医护人员上班的时候都是精神饱满的,下班的时候就已经很累的,经常有在车上睡着的,很安静。

我在反光镜上看他们都睡着了,我开车都很平稳的开,路面不平的时候尽量减速啊,尽量不会把他们吵醒,尽量能让他们在车上能多休息一分钟就睡一分钟。

口述| 武汉24路公交司机 李旺富

采访| 潇湘晨报记者 温艳丽

记录| 实习生 谭思慧 杨丽英 朱文静 黄紫薇 赵鸿婕

【1】过早

我是2001年从部队转业就分到公交公司了,为此我专门去考了驾照。

我开的是24路车,这是一条劳模线路,也是全国的红旗线路,我去年拿到了武汉市五一劳动奖章,在这个集体里,大家互帮互助,传承这种精神。

我们经常把两句话挂在嘴边:安全,只有起点,没有终点。服务,只有更好,没有最好。

我开的是头班车,要去把停在阳新路的车开回站点,检查车子,然后从站点发车。所以我一般四点半就起床了。有时候天气不好,下雨下雪,我两三点就要起床。

出门后骑十来分钟的自行车到站点。凌晨五点的武汉,路上车很少。我一般会在站点过早,那家店开了很多年,老板也起得很早。

发第一班车的时候,一路开过去,能看到刚睡醒的武汉,街上的人逐渐增加,摆摊的,过早的,熙熙攘攘。

从早上6点钟要跑到下午2点半左右,一天四趟,一天下来大概是120到130公里。

我在武汉开公交到现在已经快十年,车子从汽油到柴油,后来有了空调车,加油变成加天然气,到现在是纯电动的了。

路面变化的话,以前武汉堵得稀烂,现在有了地铁,拥挤、塞车情况好很多了。

【2】停运

我们区域很早,大概在1月初说过新冠肺炎这个事,提醒我们戴口罩,但没有强制,只说要我们出去之后尽量戴口罩。

那个时候我对这个疫情还不是很了解,印象中2003年非典的时候也是这样要求的,因为我们作为一个窗口行业,会接触很多乘客。

除了口罩,我爱人还给我买了一些药。板蓝根我每天上班都带两袋,拿杯子泡水喝。平时我一般都不怎么喝这个药。

到了1月20号,坐车的人大部分人都戴了口罩。人也少了一些,但是因为那时候快过年了,正常情况下我们的客流量都会少一点。

看一些新闻报道,感觉18、19号才几十个,一下子就到了两三百个,增长挺大的。到目前我没有听说我同事感染,可能是我们防护做得比较早。

我们是23号接到通知说停运的,停运之后大家都回家待着了。

那个时候我休年假在新洲老家,我的年假是1月20号到2月1号。收到通知的时候就觉得事情变严重了。

非典的时候,武汉的公交都没有停运,因为很多人出行还是靠公交地铁嘛,武汉历史上停运的好像就是这一次。

3】包车

停运了后我们党支部就提出成立公交突击队,针对这个疫情会有一些临时性的任务。临时性任务肯定是我们做第一拨,有任务肯定就是我们必须要上的。

群里一发通知我就报名参加了。我还在一个志愿者服务队发起了号召,那个志愿服务队是早前为了迎接运动会成立的,我们分公司的党员基本上都参加了。

每个人每个家庭多少会有担心,我每次跟我老婆说这个的时候,她都嘱咐我要小心小心再小心,要保护好自己。

我想着突击队肯定急需要人,所以23号上午就从新洲回武汉了,赶在“封城”前一刻。

那个时候车子很少,上午10点之后就很难有车往武汉走了。最后我哥哥帮我联系了一个私家车。

本来都是几个人拼车一起的,一人一百,结果那天只有我一个人出行,相当于包车,花了四百块钱。我带了一些衣服回家过年,又带回来了。

这次去武汉,没想过什么时候回来,就想着要把交代的任务完成好。我之前在武汉租了一个房子,回来后就待在家里等通知。

大年三十是自己一个人过的,其实也还好,平时也是宅在家,今年过年大家都一样,情况特殊嘛。

4】商超

年初二那天晚上,我们这里有两个同志,就是已经给他们安排任务了,安排他们负责社区,因为我听到他们在打电话,我有点急,还给他打电话说怎么没派我去。

初三的时候我就接到任务了,负责接送武汉商超的职工,各种超市里面的职工,保证他们正常上下班,因为那时候人们都待在家里,肯定需要买一些生活必需品,超市不能关,就保证他们上下班。

我负责接送中百仓储的员工上下班,人不多,但是住得比较分散。

我来的那天,联系了他们的一个经理,他人蛮好的,我一给他打电话,他马上开着私家车到我们这来了。我们两个加了微信,他就把需要坐车的人员表,发给我了。

第一天我是要求他坐在我车上,沿路走一圈。在车上我就跟他说我们最好建一个微信群,便于他们坐车,然后就是每上一个人加一个微信,当天就加了20多个人。

我早上是8点钟准备出发,10点钟前把他们送到中百仓储门口,下午5点左右去接他们回家。送完回家大概是6点40左右,一天估计有60公里左右。

为了方便辨认,我们用A4纸打印了目的地放在车子的防风玻璃那里,我是跑中百仓储的,就写中百仓储,其他人跑盒马生鲜啊家乐福的,就写相对应的。

超市员工蛮感谢我的,中间他们还有个职工为了感谢要送饼干给我,但是我们肯定不能要啊,有规定。

【5】火神山

到了2月2号,那天火神山医院开始交付给军队,要调人去接送火神山医院的医护人员。

我们都强烈要求到最前沿,跟医护人员接触相当于就是最前沿了,因为他们每天都和病人接触。

那个时候没时间去想感染风险的事情。因为我以前当过兵,对部队有特殊的感情,我也很愿意为我们这帮战友服务。

我负责接送住在希尔顿酒店的医护人员往返火神山医院。要求我们和他们同吃同住,所以我也住到酒店去了。

我们做了正式的路牌,写着希尔顿酒店到火神山,很大很明显,摆在挡风玻璃那里。

一开始我们是看医护人员的需要,他们联系我们领导,领导给我们指派任务,我们就出车,然后慢慢的排班表就出来了。

最开始的时候是两个小时一趟,晚上是定点的,比如说像晚上十一点,凌晨一点,三点这样子。

然后就慢慢的根据他们工作需要,变成现在这种24小时全天候的,每隔一个小时发一趟车,晚上也要跑,如果你这边不跑,那边有人要回来怎么办呢,他们没别的车回来。

车辆也从一开始的5辆增加到现在的9辆。

【6】避雨

医护人员也是根据排班来的,有的时候人多,有的时候人少,最多的时候一趟坐了五六十个人,偶尔也有空车的。

我们接送的医护人员来自五湖四海,都是来支援武汉的,各个年龄层都有。

接送人员的时候,我都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比如问他们人到齐了没啊,因为误了我这趟车,就要等一个小时。或者有时候他们需要搬运物资,就帮他们一起搬。

有一次,一个护士长,可能是吧,我听到她和领导说要加强防护措施,我当时听着心里挺不是滋味的。

还有一次,我是凌晨一点半的车,一点十分左右就已经到那里了,然后他们有人已经出来,大概十几个吧,在外面等车。

那天晚上下着雨,当时他一看,不是他那儿的,就继续站外面淋雨。

火神山的医护人员分了好在几个酒店住,不止我这一家。

我就问他们哪个酒店的,他说是洲际的,我说车子没来,你们先到车上来,然后把空调打开,他们那时候也是很感谢我。

我当时心里其实没怎么想,就觉得外面还在下雨,他们在外面淋着多不好。现在我们在外面搭了一个临时的小棚子,等车啊就可以到棚子里避一避。

7】睡着

火神山的一切也是慢慢起来的,病人也是一批一批来的,现在有的区间已经收满了。

很多医护人员上班的时候都是精神饱满的,下班的时候就已经很累的,经常有在车上睡着的。

像新闻说的他们忙一整天下来,脸上有口罩印子,手上起疹,我感觉这个对他们来说,像我们以前都当过兵的,都是小事。

但是我感觉这次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太长了,因为他们没有休息的地方,不是说像以前那样,还有休息

在医院他们就一直站着那里,还搞这个搞那个,确实很辛苦很累。

我在反光镜上看他们都睡着了,我开车都很平稳的开,路面不平的时候尽量减速啊,尽量不会把他们吵醒,尽量能让他们在车上能多休息一分钟就睡一分钟。

6号的时候武汉不是下雪了吗,这个挺麻烦的,路况不好,我也是尽量开得平稳点。

反正就是尽自己的一份力吧,别人都能从四面八方来支援武汉,我们肯定也能把他们保护好啊。

说老实话,以前我没怎么到医院去,接触得蛮少,这次就是大家都四面八方过来支援武汉,身为一个武汉人,确实很感激,我个人还是衷心地感谢。

【8】跨区

酒店离火神山医院有20多公里,现在我们一天跑四趟,四趟八个来回,要跑200公里左右。

刚来的时候,我们只有口罩,后面给我们发了防护服和护目镜。护目镜我们开车不实用,你戴在上面,没有一分钟,那上面全都是雾,开车根本看不到路面。

现在武汉路面上在跑的都是运送物资的车。以前是真的没想过路上空荡荡,毕竟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会有车的。

像现在,火神山医院在江汉区,酒店在汉阳区,隔了20多公里,存在一个跨区,跨区之间存在一个检查点,检查点会给你测体温和检查通行证。我们这种定点往医院跑的车,一般警察看到,会优先安排我们过去。

我们是每天接上他们一趟就会消毒一次,消毒这个有专人安排消毒。

一日三餐都是酒店这边负责,一般保障比较充分,比如中午十一点开饭,到了一点还有饭在那里等着。吃的都是盒饭,一般是三荤一素。

有次就是我晚上刚好跑,没赶上饭点,然后回来的时候时间也比较紧,拿到饭后没吃两口,时间比较紧又要走了,他们看到我没吃完饭,有两个医护人员就拿了点零食给我,我也是挺感动的。

我们也碰到过一些困难,但是你要想一下,别人这么远过来支援武汉,别人的麻烦比我们大得多。

【9】心愿

我们站当初预备了三十几辆,现在出去了一大半。火神山这条路就有9辆车,都是我的同事,我们总有人在路上,想拍照都凑不齐。

不跑车的时候,就在酒店看看电视,没什么事就休息好,保障好出任务。

现在老婆和孩子都在老家。打电话,他们就跟我说,保护好啊,注意安全。我说我在这边都是按照标准来的。

目前还没有跟我们讲过什么奖励或补贴。当时我们加入突击队的时候我们就承诺过,也不是说我们有多伟大,本来就是不计生死不计报酬。

我希望这个病毒赶紧被消灭干净,还我们武汉一个朗朗天空。有空带你们看一下,武汉这座繁花似锦,人头涌动的城市。

疫情结束后,有时间的话,好好带着老婆和孩子逛逛,他们想去哪里逛就去哪里逛,他们之前说想去海南。

武汉肯定也要逛,武汉的樱花很有名,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,我爱人自己带着孩子去的。我太忙,平时没什么陪家人,所以结束后想好好陪陪家人。